<kbd id='qwerr'></kbd><address id='qwerr'><style id='qwerr'></style></address><button id='qwerr'></button>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評論

          张守文:宪法问题 · 经济法视角的观察与解析

          在传统宪法向现代宪法的转型过程中,宪法的经济性日益突出,且与经济法的经济性具有内在一致性,为此,可从经济法视角观察“宪法中的经济条款”,解析市场经济条款和计划条款的变迁与关联,揭示国家经济职权与市场主体经济自由的对立与统一,从而形成对经济法和经济宪法的系统理解;在此基础上,还应關注国家经济职权分配在经济法上的特殊意义,加强对經濟自由的經濟法保障,并重视經濟法的合憲性審查,以确保经济法在解决现实问题过程中切实符合经济宪法的原则和精神。

           

          保持經濟法與憲法的一致性和協調發展,不僅有助于處理好憲法與經濟法的關系,推動憲法學與經濟法學的共同發展,也有助于推進改革與法治實踐,深化“法治與發展”的研究。

           

          目次

          一、背景與問題

          二、“憲法中的經濟條款”的經濟法觀察

          三、國家經濟職權分配的經濟法意義

          四、經濟自由的經濟法保障

          五、現實的經濟憲法問題及其經濟法審視

          六、經濟法的合憲性審查

          七、結論

           

          本文首发于《中国法律評論》2020年第2期思想栏目(第76-87页),原文15000余字,为阅读方便,脚注从略。

           

          本文系作者主持的國家社科基金重大專項“稅收立法的核心價值及其體系化研究”(項目批准號:19VHJ008)的階段性成果。

           

          背景與問題

           

          全面深化改革和切實推行法治,是國家實現現代化的必由之路。而推進經濟改革和經濟法治,則是實現經濟現代化的重要保障,其中涉及的大量經濟問題和法律問題,都與憲法、經濟法存在緊密關聯,如能從中提煉憲法問題,並從經濟法的視角加以觀察和解析,則會有助于保持經濟法與憲法的一致性,促進相關憲法問題的解決,推動憲法與經濟法的協調發展。

           

          經濟法作爲著重解決現代經濟問題的現代法,具有突出的現代性。從現代性的角度,憲法依其變遷軌迹,可分爲傳統憲法與現代憲法。其中,傳統憲法的政治性突出,因而主要是政治憲法;而現代憲法則在保留傳統憲法的政治條款的同時,又增加了大量經濟條款,並由此具有突出的經濟性。經濟性是經濟法最重要的基本特征,它與現代憲法的經濟性是內在一致的,這種一致性是經濟法與憲法的重要連接點,它爲從經濟法視角觀察憲法問題提供了重要前提。

           

          從傳統憲法到現代憲法的“憲法轉型”,本身就是一個重大的憲法問題,它與各國向現代國家轉型直接相關,並使現代憲法成爲經濟法治的最高規範與根本規範,導致當代社會的經濟生活高度法治化。由于憲法轉型帶動的大規模制度變遷,與經濟法的生成和發展密切相關,因此,可以從經濟法的視角,審視憲法轉型帶來的經濟憲法問題,並揭示經濟憲法與經濟法之間的內在關聯。

           

          經濟法是與現代國家、現代市場經濟、現代經濟問題相伴而生的。現代市場經濟導致的市場失靈等問題,需要現代國家履行宏觀調控和市場規制的經濟職能加以解決,而上述職能的實際履行,則直接帶動了憲法的轉型。從憲法發展史看,傳統憲法往往與戰爭、革命等相關聯,是對政治鬥爭形成的政治格局或分權架構的固化和記載,因而主要是“政治憲法”,彼時的國家職能也主要體現爲政治職能。

           

          但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國家不僅要履行政治職能,還要履行經濟職能和社會職能,以推動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從而使憲法的經濟性日益凸顯。可見,現代市場經濟的發展,對于現代國家的形成、國家任務的確立、國家職能的轉變,均影響巨大而深遠。

           

          和平與發展是時代的主題。爲了實現經濟和社會發展目標,現代國家必須強化其經濟職能和社會職能。其中,在經濟職能方面,尤其需要新增並不斷擴展其宏觀調控和市場規制職能。對于上述經濟職能的轉變,不僅需在具體法律制度中加以體現,也需要在憲法上有所回應。正是基于現代市場經濟的發展,國家宏觀調控和市場規制職能的産生,以及宏觀調控權和市場規制權的確立和分配,才需要在憲法上增加相應的經濟條款,憲法的轉型也隨之産生。

           

          憲法轉型與國家理性或國家理由密切相關。國家任務、國家職能的變化,是引發憲法轉型的重要動因,而經濟與社會的發展需要則是憲法轉型的重要基礎。正是爲了回應經濟和社會發展所産生的大量市場失靈、政府失靈問題,解決兩個失靈導致的經濟失衡和社會失衡問題,防控經濟和社會層面的危機,才需要憲法“從政治到經濟”“從革命到建設”的相應轉型,而由此帶動的經濟領域日益細密的立法,則是當代社會出現經濟生活高度法治化的重要原因。

           

          随着市场化、信息化和全球化的发展,各类“复杂问题”层出不穷。传统宪法因其更關注个体的权利和自由,更多体现政治性,难以解决经济社会发展所生成的各类复杂问题。而现代宪法则与整个法律系统一起发生了从个体本位向社会本位的转变,以回应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日益增加的保护社会公共利益的要求。为此,在许多国家的宪法文本中,都大量规定宏观调控、市场规制以及其他经济条款,这些条款是解决当代各类复杂经济问题的重要宪法基础。上述宪法转型引发的经济宪法地位的日益提升,既是重要的宪法问题,也是从经济法视角研讨宪法问题的重要背景。

           

          有鉴于此,本文拟基于“宪法转型”的背景及由此产生的经济宪法问题,从经济法的视角观察“宪法中的经济条款”,审视其中的市场经济条款和计划条款的变迁与关联,并重点關注国家经济职权分配与经济自由保障的经济法问题,并揭示两者之间的对立与统一;在此基础上,将结合现实的经济宪法问题,探讨经济法的制度回应以及相应的合宪性审查问题,强调应进一步增进经济法与宪法的一致性,促进宪法与经济法的协调发展,这不仅有助于处理好宪法与经济法的关系,推动宪法学与经济法学的交叉研究和共同发展,也有助于推进改革与法治实践,深化“法治与发展”的研究。

           

           “憲法中的經濟條款”的經濟法觀察

           

          如前所述,基于從傳統憲法向現代憲法的轉型,許多國家憲法都大量增加經濟條款,我國憲法亦複如是。自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憲法中的經濟條款頻繁變易,對此如能從經濟法視角進行觀察,會更有助于從經濟與法律結合的維度,揭示我國經濟憲法的變遷軌迹,解析相關經濟條款變動頻繁而劇烈的原因。

           

          我國自1949年以來,從1954年憲法到1982年憲法及其後續修改,憲法中的經濟條款曾經曆較大波動,且與經濟法制度沈浮變遷的軌迹高度一致。究其原因,憲法與經濟法都離不開其存續的經濟基礎,都要回應或體現特定時期的經濟體制,易言之,經濟基礎、經濟體制是影響憲法和經濟法存續、變遷的重要動因。

           

          例如,新中國成立之初,我國尚處于“不發達的市場經濟”階段,爲此,結合當時的經濟基礎和經濟體制,1954年憲法規定了國家所有制、合作社所有制、個體勞動者所有制和資本家所有制四種形式,並規定“國家用經濟計劃指導國民經濟的發展和改造”,圍繞上述內容,1954年憲法形成了數量較多的經濟條款。

           

          而在1956年“三大改造”完成後,我國開始實行計劃經濟體制,更加強調公有制和對經濟集中統一的計劃管理,排斥法律對經濟活動的規範,相應地,在政治性更強、篇幅更短的1975年憲法和1978年憲法中,不僅經濟條款的數量銳減,而且通過集中規定經濟的“有計劃按比例發展”,在實質上強調用計劃而不是用法律來管理經濟,這導致憲法以及各類經濟法律制度日漸式微,無法在經濟生活中發揮作用。

           

          直到改革開放以後,伴隨著從計劃經濟體制到有計劃的商品經濟體制,再到市場經濟體制的持續變革,1982年憲法的經濟條款的質與量不斷增升。其中,1993年的“市場經濟入憲”(即將《憲法》第15條的“計劃經濟條款”改爲“市場經濟條款”)尤爲引人注目,它實質上帶動了相關經濟條款的調整。由于我國的經濟改革一直在不斷深化,國家的經濟體制以及政府的經濟管理體制、經濟管理職權也隨之持續變革,導致憲法的經濟條款變動頻繁而劇烈。

           

          經濟條款的頻繁變動表明,現代憲法具有突出的回應性:重大的經濟體制、經濟基礎的變化,以及由此帶來的經濟管理體制調整或國家經濟職權的重新分配,都會通過憲法修改加以體現,例如,1982年憲法的持續完善,體現爲所有權制度、分配制度、土地制度、企業制度、市場經濟體制的相應變革,這既是改革不斷深化的寫照,也使憲法的經濟條款日益豐富。

           

          與此同時,憲法作爲“分權”之法,其對國家經濟職權的分配亦屬重中之重,並由此使國家的經濟管理體制得以確立。但隨著市場經濟體制的不斷完善,相關領域的改革不斷到位,憲法的經濟條款也不會過于頻繁而劇烈地變動,從而更能保障憲法的穩定性。

           

          宪法中的经济条款,是宪法学和经济法学的共同研究对象,只是两个学科的定位和发展历程不同,会形成不同的研究侧重。由于以往宪法学对基本权利、政府架构等政治性问题關注较多,因而在转向经济宪法研究时,对处于基础地位的市场经济条款可能会更加重视。

           

          而经济法学研究则不同,自1993年我国宪法确立实行市场经济体制之初,学界就着力探讨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如何构建新的经济法理论和经济法制度。经过多年研讨,经济法学界已将市场经济体制作为经济法产生和发展的重要基础,并对相关基本问题形成诸多共识。但与此同时,对于与市场相对的计划,以及宪法上的计划条款,经济法学界普遍研究较少,只有少数学者还在關注。

           

          其實,對計劃條款或計劃問題的研討非常重要。在計劃經濟體制時期,計劃具有相當于法律的強制性,甚至改革開放之初制定的《經濟合同法》仍規定違反國家計劃的合同無效。在計劃經濟體制之下,國家“重計劃而輕法律”,“有計劃而無計劃法”;在市場經濟條件下,盡管市場受到普遍重視,但仍不能全盤抛棄計劃,應當將計劃經濟體制與經濟管理的計劃性或計劃手段的運用區別開來。

           

          即使是典型的市場經濟國家,同樣會有相關計劃,如國家預算(即財政收支計劃)、社會保障計劃等,都是計劃的重要表現形式,對計劃不能狹隘地理解。正因如此,有關預算、社會保障計劃等條款,在各國憲法中幾乎都有規定,它們屬于經濟憲法中的計劃條款。這些條款涉及公共經濟問題,會影響相關個體的利益。

           

          我国实行市场经济体制后,计划因素日益减少,市场化程度不断提高。尽管如此,国家计划体系仍在发挥着重要作用。通过编制、审批和执行各类计划,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年度计划、五年规划、中长期發展規劃等,更有助于发挥计划的引领作用,促进和保障市场经济的发展。而上述计划实践的宪法依据,则是我国宪法中有关计划条款的规定。

           

          值得注意的是,“市场经济入宪”以来,我国虽多次修宪,但从未改动计划条款,足见国家始终承认其重要作用。不仅如此,我国近年来制定的各类区域规划、专项规划等,有力地推动了相关区域、产业、行业的发展,已引起国外高度關注。上述计划实践表明,市场经济更需要“双手并用”,既要强化市场之手,也要重视政府之手(包括各类计划手段),并充分发挥其在资源配置方面的重要作用。

           

          其實,憲法有關國家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方面的職能和任務的規定,往往要落實在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以及相關規劃中,包括與疫情防控相關的傳染病防治等,也都要在相關計劃中明確。因此,無論對于經濟憲法中的計劃條款,抑或在現實中發揮重要作用的計劃,都不應長期忽視,恰恰需結合憲法文本的解釋和相關的計劃實踐,具體分析經濟憲法中的計劃條款及相關現實問題,並不斷完善計劃制度。

           

          在经济法领域,计划被视为国家进行宏观调控的重要手段,涉及各类经济政策手段的综合运用,尤其有助于引导市场主体行为,促进产业升级和区域协调,增进企业竞争力和国家竞争力,实现整体经济和社会发展目标。为此,我国在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曾起草《计划法》,2005年又起草《经济稳定增长促进法》,但都因种种原因没有出台。目前国家已将制定《發展規劃法》列入全国人大立法规划,这是对宪法中的计划条款的重要落实。

           

          總之,從經濟法的視角審視我國的經濟憲法,會發現憲法中的經濟條款與國家所實行的經濟體制存在緊密關聯。我國從1949年至今,經濟體制經曆了“不發達的市場經濟(短期過渡)—計劃經濟—有計劃的商品經濟(短期過渡)—市場經濟”的變革。

           

          從總體上看,凡在實行市場經濟時期,憲法中的經濟條款都相對較多,尤其在1993年修憲後,憲法中的經濟條款在數量和質量上都有更大提升,涉及國家經濟職權、市場主體經濟自由等諸多內容。憲法的經濟條款隨著經濟體制的變化,呈現波浪式沈浮變遷的軌迹,與經濟法制度的整體變遷軌迹高度一致,體現了經濟法與經濟憲法的內在一致性;同時,在國家不斷深化改革的過程中,經濟條款曾呈現較爲頻繁而劇烈的變動態勢,但隨著重大體制改革的基本完成,經濟條款會保持基本穩定。

           

          此外,在各類經濟條款中,既應重視市場經濟條款,也不應忽視相關計劃條款,審視兩類條款在憲法變遷過程中的此起彼伏、主次易位,更能理解兩者在市場經濟條件下的緊密關聯和不可或缺,唯有兼顧兩類條款,才能更全面地理解經濟憲法,深化經濟法與經濟憲法的研究。

           

          國家經濟職權分配的經濟法意義

           

          在宪法的经济条款中,国家经济职权的分配历来是重要内容,也是宪法学和经济法学都会關注的基本问题。宪法的核心任务是分权,其对经济职权在相关国家机构之间、不同层级政权之间的分割与配置,形成了经济职权的横向分配和纵向分配,构建了国家经济管理体制的基本框架,对此,经济法还要进一步作出具体规定,从而形成经济法的“体制法”。可见,国家经济职权分配在经济法上具有特殊的重要意义。

           

          由于國家經濟職權的分配和行使對市場主體的基本權利有重要影響,因而必須嚴格“法定”。例如,宏觀調控權是重要的經濟職權,我國《憲法》第15條第2款專門規定“國家加強經濟立法,完善宏觀調控”,從而不僅實現了“宏觀調控入憲”,還使宏觀調控從經濟概念變爲憲法概念,並成爲經濟法的重要範疇。我國自1988年9月起才正式使用“宏觀調控”一詞,因而它在此前的憲法中從未出現,只是在1993年憲法確立“市場經濟條款”時,才對其一並作出規定。

           

          當時的重要理論共識是:現代市場經濟就是“有宏觀調控的市場經濟”,因而在《憲法》第15條第1款規定“國家實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基礎上,必須加上“完善宏觀調控”作爲第2款,從而體現市場經濟與宏觀調控的有機結合,使市場機制的運行與國家的調控目標形成緊密關聯。與此同時,“完善宏觀調控”的重要前提是“加強經濟立法”,需要通過經濟立法來不斷完善宏觀調控,實現宏觀調控的法治化。因此,對宏觀調控方面的各類經濟職權,需要加強法律約束,並將其置于法治框架下。

           

          可見,在理解第15條第2款時,應注意將“加強經濟立法”與“完善宏觀調控”作爲一個整體進行體系化解釋。事實上,我國在實行市場經濟體制前,宏觀調控立法非常薄弱,因而加強經濟立法的重要目標,就是完善宏觀調控立法,以推動對市場經濟間接調控的法治化。

           

          此外,在宏觀調控實踐中,宏觀經濟政策的運用較爲普遍,諸如財政政策、貨幣政策、産業政策,包括國家計劃,都是宏觀調控的重要手段,均與宏觀調控權的行使相關,對其不僅應在憲法上規定,也需要在經濟法上予以具體化,並由此形成經濟法體系中的財政法、金融法、計劃法等各類宏觀調控法。

           

          有效的宏觀調控,離不開良好的經濟秩序,需要有力的市場規制,爲此,《憲法》第15條第3款規定“國家依法禁止任何組織或者個人擾亂社會經濟秩序”,對此,經濟法的各部門法都要作出相應制度安排。例如,稅法、金融法對于維護稅收征管秩序、金融管理秩序必不可少,而反壟斷法、反不正當競爭法等市場規制法,則在維護市場競爭秩序,保護消費者權益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由于我國憲法缺少對市場規制權的規定,可將上述第3款規定視爲政府行使市場規制權的重要憲法依據。

           

          除《憲法》第15條對宏觀調控權和市場規制權的總體規定以外,對各類經濟職權的具體分配也非常重要。例如,預算權、征稅權、舉債權、鑄幣權、貿易管制權、反壟斷權等,分屬于宏觀調控權和市場規制權,許多國家憲法都對其有明確規定,我國憲法對預算、稅收等亦有簡要規定。上述經濟憲法條款,經由經濟法的立法加以具體化,就形成了經濟法的體系,該體系包括宏觀調控法和市場規制法兩大規範群,它們與現代國家的經濟職能、國家的經濟職權、憲法上的經濟條款直接對應,體現了憲法和經濟法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回應。同時,對應于上述各類具體經濟職權,經濟法的部門法分別包括財政法(含預算法、稅法、國債法等)、金融法、計劃法、競爭法等。

           

          上述的預算權、征稅權、舉債權、鑄幣權等,是各國實施宏觀調控的重要經濟職權,對其僅在憲法上作出分配顯然不夠,還需通過經濟法領域的預算法、稅法、國債法、金融法等加以具體規定,才能作出明晰配置,並約束和保障其在法治框架下正當行使。從總體上說,憲法側重于對經濟職權的基本分配,而經濟法則要對此分配加以具體化,並約束這些職權的正當行使,從而解決具體問題。

           

          例如,在征稅權的行使方面,現代國家的征稅目標已不限于滿足財政收入需要,而是力圖優化收入再分配,促進資源配置和宏觀調控,並由此保障經濟和社會的穩定發展,因此,宏觀調控的目標日益重要。又如,在舉債權的行使方面,現代國家發行國債,目的就是彌補財政赤字和實施宏觀調控。我國在改革開放以後舉債權的行使日益頻繁,在宏觀調控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又如,在鑄幣權的行使方面,由于鑄幣權的不當行使而引發的通貨膨脹,相當于向人民征收鑄幣稅,因而在憲法或經濟法領域的中央銀行法中,必須對鑄幣權或貨幣發行權作出特別規定,以防其侵害人民的財産權利。我國中央銀行進行金融調控的職責是正確制定和執行貨幣政策,保持貨幣幣值的穩定,並以此促進經濟增長。而要保持幣值穩定,就必須加強對貨幣發行權的經濟法約束,確保其核心依法正當行使。

           

          此外,在經濟全球化的背景下,貿易管制權涉及國家間的貿易關系,各國對貿易保護或貿易自由的制度選擇,會影響一國的整體經濟運行,涉及國家利益、國家競爭等諸多問題。因此,在貿易管制權的行使方面,對于具體的關稅措施或非關稅措施、直接措施或間接措施,都應加強法律約束。隨著國家競爭的加劇,貿易戰、關稅戰,以及與此相關的技術戰、金融戰等會層出不窮,依法行使貿易管制權尤爲重要。我國憲法沒有明定貿易條款,貿易管制權主要通過《對外貿易法》加以規定,其中的進出口限制或禁止措施的實施,對于宏觀經濟運行和進出口秩序都會産生重要影響。

           

          另外,與上述《對外貿易法》關聯密切的《外商投資法》,亦屬于重要的涉外經濟法,對于該法規定的投資促進、保護和管理方面的經濟職權,同樣需要加強經濟法約束。其中,在投資保護方面,由于征收與國有化會影響市場主體的財産權,是重要的憲法問題,因而需特別防止征收權的濫用。在既往實踐中,各國基于憲法和具體法律有關征收征用的規定,通常強調不得對投資者實行征收和國有化,除非在特殊情況下,確因公共利益之需才可以實行,但應對投資者給予充分、及時、有效的補償(我國《外商投資法》規定應依法給予“及時、公平、合理”的補償)。

           

          在此過程中,應強調投資者個體的基本權利與社會公共利益之間的平衡。由于社會公共利益是經濟法保護的重要法益,經濟法所要解決的基本矛盾,是個體營利性與社會公益性的矛盾,因此,在征收與國有化方面,也要解決好上述基本矛盾。

           

          依據職權法定原則,上述各類經濟職權均應由憲法規定,如果憲法沒有明定,則應通過經濟法的體制法加以確定。經濟法只有先明確相關經濟職權的分配,並由此形成經濟法的體制法,才能據此展開具體的宏觀調控和市場規制。同時,由于調控和規制都需要給政府一定的空間,以便其依經濟和社會的具體情勢變動采取相應對策,因此,經濟法在強化約束職權的同時,也要強調適當賦權,並將賦權和限權有機結合起來。

           

          從曆史發展看,宏觀調控和市場規制的職權是隨著經濟社會發展、國家經濟職能擴張而形成的。在“夜警國家”的時代,國家無須宏觀調控和市場規制的經濟職能,也就不存在宏觀調控權和市場規制權的“法定”問題,甚至到羅斯福“新政”時期,美國政府爲應對經濟危機而實施的宏觀調控,還曾被聯邦最高法院認定違憲。

           

          隨著人們認識的不斷深化,宏觀調控權和市場規制權已被各國確立爲保障市場經濟健康發展不可或缺的經濟職權,並廣泛規定于其經濟憲法和經濟法中。從總體上說,在約束和限制國家經濟職權方面,應保持憲法與經濟法的一致性,只有協調好憲法與經濟法的關系,才能確保經濟法制度的合憲性,並促進兩者的協調發展。

           

          總之,憲法上對國家經濟職權的分配,需要經濟法的具體化,由此會形成一國的經濟管理體制以及經濟法的體制法。需要憲法分配的國家經濟職權,主要包括宏觀調控權和市場規制權,並具體體現爲財政權(如預算權、征稅權等)、金融權(如鑄幣權)等諸多具體類型,其確定和分配必須嚴格法定,這是經濟法各部門法得以形成的重要基礎。可見,國家經濟職權的分配,對于經濟法具有特別的意義,從經濟法的視角看國家經濟職權分配,有助于發現各類經濟職權之間、經濟法各部門法之間的內在關聯和特殊問題,也更有助于憲法的解釋和完善。

           

           經濟自由的經濟法保障

           

          在憲法的經濟條款中,有關國家經濟職權的分配與經濟自由的保障都非常重要,前者涉及國家幹預的程度,後者涉及市場主體的自由程度。國家幹預與經濟自由的關系,是國家與國民關系在經濟領域的體現,在討論國家與國民、政府與市場等關系時,會涉及如何調整國家幹預度與市場自由度,使其更加“適度”的問題。因此,經濟法強調“雙手並用”原理,即政府之手和市場之手要協調並施,既要重視市場在資源配置方面的決定性作用,又要更好地發揮政府的作用。

           

          要发挥市场的作用,就必须重视经济自由,并由此提高经济效率;要发挥政府作用,就需要有效行使国家的经济职权,以实现公平、秩序等目标。与此相关,在经济法的基本原则中,不仅强调前述的“法定原则”,也重视“适度原则”和“绩效原则”。因此,在關注国家经济职权分配的基础上,还要關注其适度行使问题,以加强对經濟自由的經濟法保障。

           

          事实上,经济法并非仅强调国家干预,它更重视对经济自由的保障。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宪法所關注的财产权、契约自由、自主经营权(或经营自主权)、营业自由、职业自由等,都关乎相关主体的经济自由,并影响其生存和发展。如果市场主体缺少经济自由,市场机制就难以发挥作用,也就不能称之为市场经济,经济法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础和必要。

           

          以經營自主權爲例,企業在計劃體制下沒有經營自主權,僅被作爲工廠來看待,在市場經濟體制下才被作爲獨立的市場主體,並可以在生産、經營等諸方面獨立判斷、自主決策。因此,保障企業享有經營自主權,使其能夠自主經營,自負盈虧,自擔責任,這本身也是經濟自由或營業自由的要求。

           

          獨立的市場主體應享有較大的營業自由,這樣才能體現“法無禁止即自由”的精神。近年來,我國著力推動“負面清單”制度,確立“競爭中立”原則,強化競爭政策的基礎地位,使本國企業與外國企業、國有企業與民營企業等各類市場主體的營業自由不斷擴大,各類産業的開放度和競爭性日益提高。可見,只有放開營業限制,消除營業壁壘,使市場主體的經營更自主,營業更自由,才能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方面的決定性作用,使市場主體更有活力,整體經濟更有效率。

           

          基于上述財産權、企業的自主經營權等對于經濟自由的重要價值,我國憲法將其規定于總綱部分,並具體通過民法、行政法、刑法等諸多法律加以保護,經濟法更是在財政法、金融法等部門法中有大量制度安排。其中,在財産權保護方面,由于宏觀調控權、市場規制權的行使對市場主體的財産權有重要影響,因而需要經濟法通過多種具體制度對其加以保障。例如,在財政法領域,由于財政收入是“取之于民”,可能構成對私人財産權的侵害,因而必須確立和強調財政法定原則,即國家的財政汲取必須有法律明確規定,政府不能夠恣意妄爲。

           

          據此,國家必須建立預算、稅收、國債、收費等方面的法律制度,嚴格約束政府的財政權,以保障國民的財産權,由此形成的國家財政權與國民財産權的關系,既是財政法或經濟法的基本問題,也是重要的憲法問題。又如,在金融法領域,金融調控權和金融監管權的行使,對國民財産權的影響尤爲巨大。無論是貨幣發行、股票發行、債券發行,還是其他各類金融行爲,如果缺少應有的法律約束,就會嚴重侵害國民財産權,造成國民財富減損。因此,對財産權等各類基本權利都應通過相關經濟制度特別是經濟法制度加以保障,這是國家的基本任務、基本職責,也是國家存在的基本理據。

           

          此外,經濟自由還與憲法上的平等權、勞動權等基本權利密切相關,並直接影響人格尊嚴。盡管上述各類基本權利各有側重,但對經濟自由均有重要影響,因而應將其與經濟自由作爲整體來理解。同時還應看到,在現代市場經濟條件下,經濟自由並非絕對自由,其所受限制不斷增加,這與國家職能的擴張、經濟職權的行使直接相關。現代市場經濟需要有宏觀調控和市場規制,因而國家要賦予政府一定的調控和規制職權,這些經濟職權的依法行使,會構成對經濟自由的必要約束和適當限制。因此,在合憲性審查方面,有些國家會采取雙重基准,即對涉及人格尊嚴、精神自由的法律規定采取嚴格審查標准,而對與經濟自由相關的經濟規制,則采取相對寬松的合理標准。

           

          總之,從經濟法的視角看,經濟自由具有重要的基礎地位,它直接決定市場機制能否發揮重要作用,以及市場經濟能否存續。因此,經濟憲法要對國家經濟職權和經濟自由的條款作出合理規定,經濟法尤其要處理好國家幹預與經濟自由的關系,並切實體現經濟法的“適度原則”。經濟自由與市場主體的財産權、經營自主權等基本權利密切相關,經濟法需要通過對各類基本權利的保護,來體現對經濟自由的保障。

           

          另外,隨著現代市場經濟的發展,對經濟自由的限制會不斷增加,需要市場主體讓渡一部分權利給國家,使其通過經濟職權的行使,防止個體經濟自由的濫用,從而促進社會福利的最大化,保障社會公共利益。

           

          因此,應當將個體的經濟自由、國家的經濟規制,以及社會公共利益的目標,作爲一個整體看待並系統地理解,而不能片面強調個體的經濟自由,這與憲法的現代轉型以及經濟法的現代性,與整個法律系統從個人本位向社會本位的轉變,都是一脈相承的。只有把前面的國家經濟職權分配與經濟自由的保障結合起來,才能更好地理解基于憲法所形成的憲法秩序和具體的經濟法秩序,明晰經濟法的宏觀調控法和市場規制法的憲法基礎。

           

          現實的經濟憲法問題及其經濟法審視

           

          在经济法治实践中存在的大量问题,都与前述的国家经济职权、经济自由以及基本权利等直接相关,从而形成了现实的经济宪法问题,这些问题需要通过经济法的具体制度安排加以解决。基于经济宪法与经济法的内在关联,经济法的制定和实施应力求与经济宪法的要求保持一致。下面选取备受關注的房地产税、货币超发、地方债务和地方金融监管等相互关联的现实问题,略作简要解析。

           

          首先,房地产事关基本人权,对个人房产应否征税以及如何征税,会直接影响相关主体的财产权,因而受到各界普遍關注并存在巨大争议。我国在住房商品化改革后,人均居住条件得到了较为普遍的改善,但与此同时,与房地产相关的房价、房贷、限购、拆迁、土地财政等问题层出不穷,政府、金融机构、开发商、消费者等多种主体都深陷其中,波及经济、社会和政治等多个领域,对于其中涉及的经济宪法和经济法问题,不可不察。

           

          各類主體對房屋和土地的財産權,是憲法上的基本權利,對房産或地産的征稅與納稅,涉及憲法上的征稅權與納稅義務,因此,房地産稅應否開征,首先是憲法問題。無論將征稅的目標確定爲獲取稅收收入、調控房價,還是保障房地産市場穩定,都應審視其是否侵害相關主體的基本權利。因此,經濟法領域的稅收立法,必須考慮合憲性和整體的合法性,要體現憲法對基本人權的保障,落實“基本生活資料不課稅”的原則,這樣才能不斷完善土地制度等不動産制度以及相關的稅法制度,解決好房地産稅應否征收和如何征收的問題。

           

          在我國憲法規定的二元土地制度下,城市土地屬于國家,而房地産的增值主要源于土地,由此形成多個問題被廣泛熱議,包括對于國家所有的土地應否征稅?土地的增值收益應如何分配?在購買房産環節已交納土地出讓金的情況下,應否再征稅?土地出讓金與房地産稅是什麽關系?兩者同時征收是否構成事實上的重複征稅?等等。解決上述存在爭議的問題,既應遵循經濟法原理,也要體現憲法的基本精神。

           

          其次,在金融领域,货币超发问题一直受到高度關注。近年来我国货币发行量持续加大,广义货币M2增速惊人,对此既有人认为与房地产泡沫等有关,也有人认为与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有关。在我国长期保持经济的中高速增长,货币供应量持续增加的情况下,对于其中是否存在货币超发、超发的数量是多少,以及超发货币与GDP的比值等问题,既要从铸币权的角度,分析其中的宪法问题,从而加强对国民财产权的保护,也要从约束中央银行货币发行权、保障币值稳定的角度,關注其中的经济法问题。

           

          再次,与上述的房地产、货币超发等问题相关,地方政府债务过高问题同样值得關注。由于事权与财权的划分问题未能有效解决,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亦难以持续,导致地方债务问题突出,亟待从根本上转变政府职能,因此,应通过经济宪法和经济法的体制法,明确界定政府的经济职能和经济职权,合理分配政府的事权和财权。只有切实转变政府职能,改变地方政府片面追求经济利益的“锦标赛”,使其真正成为一个有限的、侧重于提供地方性公共物品的政府,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地方债问题。否则,片面追求经济发展指标,带来的只是寅吃卯粮的短期繁荣,无益于未来的可持续发展和长治久安。

           

          最后,与地方债密切相关的地方金融监管问题也值得關注。地方财政和地方金融往往密不可分,地方融资平台与地方金融监管亦直接相关。尽管我国强调金融监管权的上收,但事实上也赋予了地方一定的金融监管权。近几年多个省市出台“地方金融监管条例”,都试图明确地方的相关金融监管权,以防控相关金融风险。因此,无论从理论研究和实践需要的角度,都需關注和解决中央与地方的金融监管权分配问题。在中央金融监管权已较为明晰的情况下,更应關注地方金融监管权的界定和行使,以有效解决地方金融的乱象和问题。

           

          总之,大量的现实经济问题,都与经济宪法规定的经济职权、基本权利等直接相关,对此应从宪法与经济法结合的角度展开研究;同时,在运用经济法制度解决上述问题时,应特别關注其背后的宪法依据。其实,除上述财税、金融领域的现实问题外,与公平竞争相关的市场规制问题,也与宪法密切相关。例如,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实施,即应从经济宪法的高度,审视相关经济政策、经济法律制度的协调性,以确保这些制度能够贯穿保障公平竞争的理念和精神,因此,该制度并非仅涉及反垄断问题,它与宪法上的经济自由直接相关,可以考虑在未来修宪时,将保障公平竞争的内容写入我国的经济宪法。

           

          經濟法的合憲性審查

           

          前面讨论的诸多问题,无论是宪法转型所带动的经济宪法的生成,还是作为经济宪法重要内容的国家经济职权、经济自由及其在现实问题中的体现,都与经济法的制定和实施直接相关:一方面,经济宪法的许多条款都需要经济法的立法加以具体化;另一方面,与经济宪法相关的大量现实问题,更有赖于经济法的有效实施加以解决。基于经济宪法与经济法的密切关联,保持经济法与宪法的一致性和协调性非常重要,因此,应關注經濟法的合憲性審查问题。

           

          如前所述,经济宪法条款是整个经济法的重要基础,经济法的体系是依据经济宪法而确立的,因此,构成经济法体系的宏观调控法和市场规制法,以及财税法、金融法、竞争法等各个具体部门法,都应符合经济宪法的规定和精神。基于经济宪法所确立的国家经济职权与市场主体的经济自由之间的对立统一关系,尤其应關注经济法上的宏观调控权和市场规制权是否会侵害相关市场主体的基本权利,是否会妨害市场主体的经济自由,以及影响程度如何,同时,应關注上述经济职权的行使是否违反经济法的三大原则,即法定原则、适度原则和绩效原则。上述方面应当是进行经济法合宪性审查的重点。

           

          经济法的合理性与合法性至为重要,而合法性首先强调要符合《宪法》《立法法》的要求。为此,经济法尤其强调法定原则,在各个部门法中形成了财政法定原则、税收法定原则、国债法定原则、货币法定原则、计划法定原则等,并以此保护市场主体的基本权利。由于经济法的调整对市场主体的财产权利、经济自由等具有重要影响,因而在进行經濟法的合憲性審查时,应着重關注各类宏观调控权和市场规制权的确立和行使是否合宪、合法、适当。

           

          例如,在稅法立法方面,按照稅收法定原則和《立法法》的要求,對相關課稅要素的規定應實行法律保留原則。對此,全國人大也計劃于2020年至少在形式上將各類“稅收暫行條例”升級爲“稅收法律”,從而全部完成“稅收法定”任務。但在現實中,國務院及其職能部門所發布的大量規範性文件,有時會涉及課稅要素,從而直接影響納稅人的財産權,對此,應當著重加強合憲性審查。又如,公平競爭是市場主體的重要權利,國家建立公平競爭審查制度,就是要審查相關規章、規範性文件是否有悖于公平競爭的精神,是否影響市場主體的公平競爭。

           

          因此,任何主體不得違法侵害市場主體的公平競爭權利,不得在市場准入以及競爭手段的運用方面限制競爭自由。如果將市場主體的公平競爭權利視爲憲法上的基本權利,並將其與營業自由或經濟自由相關聯,就應當進一步擴大公平競爭審查制度的適用範圍,對相關法律、法規亦應進行合憲性審查。因此,應看到公平競爭審查與合憲性審查的一致性,並從經濟憲法的高度理解公平競爭審查的價值。

           

          总之,经济法规定国家经济职权的确立和行使,影响市场主体的基本权利和经济自由,因此,加强經濟法的合憲性審查非常必要。我国的宪法规定较为简约,应当通过加强宪法的理论研究,做好宪法解释,为合宪性审查奠定重要基础。只有各方面充分认识到宪法的重要性,将宪法原则、精神贯穿于各类立法之中,使整个法律体系浑然一体,才能形成“由宪法引领各类法律”的良好法律秩序,这也有助于理解为什么“依法治国首先要依宪治国”,从而通过对經濟法的合憲性審查,保持经济法与宪法的一致性,推动经济法与宪法的协调发展。

           

           結論

           

          所有的法律問題歸根結底都是憲法問題。對于紛繁複雜的憲法問題,尤其是憲法轉型導致的經濟憲法問題及其對經濟、社會、法治發展的影響,不僅應加強憲法學研究,也應從經濟法的維度加以觀察和解析,這更有助于憲法問題的有效解決。

           

          有鉴于此,考虑到从传统宪法向现代宪法转型的过程中,宪法日益凸显的经济性与经济法的经济性存在内在一致性,本文基于“宪法经济化”的转型背景,着重从经济法的视角观察“宪法中的经济条款”,分析其中的市场经济条款和计划条款的变迁与关联,以及国家的经济职权与市场主体的经济自由之间的对立与统一,以增进对经济宪法与经济法的系统理解;在此基础上,本文重点揭示国家经济职权分配在经济法上的特殊意义,以及加强对經濟自由的經濟法保障的重要价值,并结合现实的经济宪法问题,阐释在经济法上协调国家干预与经济自由的重要性,以及对经济法进行合宪性审查的必要性。

           

          在上述探討中,本文強調和重申應保持經濟法與憲法的一致性,促進憲法與經濟法的協調發展,這對于實現國家法律體系或法治體系的整體功能尤爲重要。

           

          從經濟法的視角看,憲法轉型與現代國家的經濟職能、經濟職權的擴張直接相關,其中貫穿著對社會公共利益的考量以及對市場主體經濟自由的限制,由此形成的國家幹預與市場自由、政府與市場的關系,不僅是經濟法的基本問題,也是憲法的重要問題,對此應當系統地把握,這更有助于形成對經濟法和經濟憲法的完整理解。

           

          此外,上述探討也說明,大量的憲法問題(尤其是經濟憲法問題),都可以從具體的經濟法視角展開觀察、解析和闡釋。經濟法是經濟憲法的具體化,只有不斷完善經濟法制度,才能有助于相關憲法問題的解決,因此,加強憲法學與經濟法學的交叉研究非常必要。

           

          在经济法研究中,以往对于经济学等社会科学的交叉研究關注更多,从而使经济法的“经济”特色更为突出;随着经济法研究的不断深化,也需要關注法学内部的交叉研究,尤其应關注法理学、宪法学等领域的研究成果,从而使经济法的“法味”更浓。

           

          不同層面的對話和交叉研究,不僅有助于經濟法學自身的發展,也能爲相關法學學科提供新的視角和素材,從而有助于推動整個法學研究的繁榮和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