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qwerr'></kbd><address id='qwerr'><style id='qwerr'></style></address><button id='qwerr'></button>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新聞動態

          为师者,当寝食难安 ——北大教學成就奖获得者白建军教授在教师节庆祝大会上的发言

           

          尊敬的嘉賓,大家好。

            今天,我該感謝我的老師,我老師的老師,特別是我的同事們。你隨便敲開法學院哪間辦公室,出來開門的多半是某個領域的大牛。他們身懷絕技,卻深藏不露,沒來申這個獎,讓我有了機會。

            值此教師節之際,我想跟年輕的北大人分享我的一個體會——錯覺誤我。

            首先是“角色錯覺”。我一直以爲,寫作是因爲讀者不知道的事兒我知道。講課是因爲學生不懂的事兒我懂。其實,沒有一個讀者、學生是白紙一張。寫作是與讀者交流,講課是激活學生的已知。于是,我試著作爲讀者去寫作,在學生的課桌上備課,站在讀者、學生的角度去寫書、教書。結果,被拒稿的情形少了,也越來越享受在幾百人的大課上與學生輕松互動的美好感覺。

            第二個是“學科錯覺”。我一直以爲,我所在的學科就是我的棲身之地,是我看世界的窗口。可是,當每個人僅僅從自己的學科窗口看世界時,原本完整的世界被人爲肢解了。大學的使命,不是切碎世界,而是發現世界的原貌。一個偶然原因,讓我從法學圍城裏向外張望,觸摸到統計學、信息科學、金融學。結果,交叉研究讓我一發不可收拾:需要對話的領域、可做的選題太多了,現有的知識裝備太少了。

            第三個是“師生錯覺”。最後一次課上,我問學生:“你們有誰見過第二天的太陽”?幾百個孩子一下兒安靜了。我說:“我見過——你們就是我明天的太陽”!!那一刻,有學生掉淚了。但現在,我要鄭重聲明,放棄“日心說”:教師與學生,到底誰是誰的未來?按照“日心說”,學生是教師的未來。而實際上,這話該反過來說:教師才是學生的未來——你在講台上的一言一行,開題、答辯中的一問一答,論文著述中的一字一句,甚至日常的一舉一動,都在無形中把某種東西傳遞給學生。如今,當我看見學生做了大學老師,也得到他們學生的贊譽,當我發現學生論文中也有我曾有過的毛病,當聽說有學生畢業後不做法律了,卻仍然學著我們的樣子接人待物,我唯一的感覺就是,後怕!今天,我們得天下英才而“遇”之,明天,曾經的英才,會因爲各種事情想起我們。其中,可不一定全是謝意。是故,爲師者,當寢食難安。

            以上錯覺,耽誤了我好些年。要不然,我應該做得比現在好一些。

            謝謝!